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Allow Mind to Wander

 
 
 

日志

 
 

【原创摄影日志】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2010-01-21 21:2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原创】造访虹桥路附近的休闲街和创意园 - 上海散步客 - 我的上海记忆与印像——

参考阅读:

 

    虹桥路藏在深闺里的老别墅 上海后花园的秘密

       有人说,外滩是上海的客厅。的确,体面的外滩完全可以被称为上海的象征———江这边,整整齐齐一排矗立了一个世纪的老建筑;江那边,参差林立着一幢又一幢闪亮尖锐的高楼。这个客厅,大气,豪华。

       但一个完整的上海,可不能只有客厅呀,还必须有一个精致静谧的后花园。

       无疑,这个后花园应当是虹桥。

       虹桥路走出《半生缘》

       文/淳子

       虹桥路1901年筑建,为租界越界筑路之一。张爱玲说,有人发了财,就到虹桥路上买地盖别墅。

       翻阅老照片,虹桥路上的别墅一幢连着一幢,多是私家轿车开来开去。沿街用了女儿墙来分隔,后门开出去,花园里,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十足的田园做派。有小孩子越墙进来捉蝌蚪,主人也不生气,只管他们去嬉戏。只是到了晚饭时分还不曾离去,主人才佯装严厉赶了他们出去。怕的是父母着急。

       虹桥路上的别墅是小说《半生缘》故事的一个重要景点:“顾太太既然是这种态度,他也实在对她无话可说,只有站起身来告辞。走出来就到一爿店里借了电话簿子一翻,虹桥路上只有一个祝公馆,当然就是曼桢的姊姊家了。他查出门牌号码,立刻就雇车去,到了那里,只是一座大房子,一带花砖围墙。世钧去揿铃,铁门上一个小方洞一开,一个男仆露出半张脸来,世钧便道:“这儿是祝公馆吗?我来看顾家二小姐。”那人道:“你贵姓?”世钧道:我姓沈。远去,想是进去通报了。但是世钧在外面等了很久的时候,也没有人来开门。他很想再揿一揿门铃,又忍住了。这座房子并没有左邻右舍,前后都是荒地和菜园,天寒地冻,四下里鸦雀无声。下午的天色黄阴阴的,忽然起了一阵风,半空中隐隐地似有女人的哭声,风过处,就又听不见了。世钧想道:“这声音是从哪儿来的,不会是房子里吧?这地方离虹桥公墓想必很近,也许是墓园里新坟上的哭声。”再凝神听时,却一点也听不见了,只觉心中惨戚。

       拖他来的黄包车因为这一带地方冷清,没有什么生意,兜了个圈子又回来了,见世钧还站在那里,便问他可要拉他回去。那男仆眼看着他上车走了,方才把门洞关上。”

       1996年间,电台从北京东路2号搬到虹桥路1376号。如张爱玲小说《半生缘》所说,这里原先是一片坟地,宋庆龄一家人的墓穴就买在这里。

       站在高处,一厝厝精美的别墅,或英国乡村式,或西班牙式,或新古典式。想起陈香梅与陈纳德终于获准结婚,他们开始在虹桥路一带找寻房子。陈香梅喜欢虹桥的幽雅与安静。他们看中了虹桥路上的美华新村,共有十二栋精致房屋,都是英国式的风格,价钱相当昂贵……后来,美华新村五号的金钥匙和陈纳德完整的爱一起交付在陈香梅的手心。

       那天,坐在一个被改作画廊的别墅里吃饭,草地上,两只墨黑的大公鸡一等一纯种,旁若无人状,有主人的感觉,一白一黄两只猫咪,在桌腿边彷徨,绕是不肯离去,意思是要上得桌来,吃我们碗里的小黄鱼。做饭的姨娘讲,这里原先是宋子文的产业。

       一墙之隔,是荣毅仁侄子的别墅,被白蚂蚁蛀蚀的不成样子,家族开会,说要拆,不舍得,先就派了老管家守在那里,实在捱不下去了,终于决心拆了重来。有多少往事可以重来?拆前,特地录了一份影像资料,作为家族档案。

       老管家在院子里种了茄子和玉米,还来不及长大。我摘了几个幼小的茄子,放在锦匣子里送人,珍惜的不行。握着黄铜的门把手,忍不住要想,哪里是张爱玲《半生缘》的所在呢?其实,找得到或者找不到都是无所谓的,单只是坐在这些个老去的别墅里,张爱玲的文字便已是活动起来了,如果是一个人倚在老虎窗前望院子,那真的会生发出撞见魂灵的幻觉了。

       后花园的底蕴

       静静隐藏在虹桥的间间老洋房,就是这个“后花园”中的朵朵鲜花。当年建造了和平饭店的犹太巨贾沙逊的英式乡村别墅,至今还在虹桥路上。作家白先勇回到上海,除了回忆汾阳路上的故居,还想念小时候养过病的位于虹桥的别墅———从很早以前开始,虹桥就成为达官贵人们最中意的地段了。虹桥是贵气的,而且是有传承,有底蕴的。

       每一幢小巧玲珑的老别墅都风格不同,或是法兰西风情,或是英伦风尚,或是西班牙风韵;窗户可能是西班牙的,廊柱可能是法国的,屋顶甚至是中国的黛瓦。每幢别墅都拥有一座独立的花园,只是荒废已久,人工池塘里浮萍朵朵飘散着,显得落寞与静谧,只有鸟儿们清脆的叫声才稍稍添了些许生的气息。

       上海市第二结核病医院曾坐落在这里。当年,探病者人来人往,却鲜有人还记得那些老房子的精巧与花园的闲适,大概也不记得阳光从落地玻璃窗撒在床前的情形。

       以前的人们不记得,大概是因为,那时的上海,有太多的老房子没有被拆除,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好稀奇的。

       而如今的人们不记得,兴许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个喧闹兴盛的开发区内,还有着这样别致的存在。

       热火朝天的经济开发,不仅抢去了人们关注的目光,还在不动声色地抢占着花园的一寸又一寸土地。一幢幢洋房在消失,正如一朵朵鲜花在凋谢,零落成泥碾作尘,到最后,连花香也不留下一丝。

       看看如今这座花园里还有些什么———只余零零落落的几个宾馆而已。虹桥迎宾馆、西郊宾馆,这些都是以前的国宾馆,寻常百姓是没有机会一亲芳泽的。如今,它们都开放了,普通人也可以随便进去,欣赏那一幢幢藏于“深闺”中的别墅。

       要好好地欣赏,要仔细地欣赏,因为,我们大概也只剩下这些了。

       这些仅存的老洋房,散落在高楼大厦的阴影之中,跟数年前一样不事张扬,一样欲言又止。不知还有多少人,会记得它们的存在,会有那份心思去倾听,上海的后花园的故事。

       大风车老别墅餐厅的源头

       新崛起的古北是崭新的,宽阔敞亮的虹桥路上,车如流水马如龙。往右边望去,一幢幢高楼在阳光下闪着锋利的光,似乎昭示着虹桥开发区不可一世的逼人锐气。然而,车子缓缓拐向了道路的左侧———于是,我们来到了当年的美华新村,如今的申康宾馆,十一幢保存完整的西班牙风格的别墅群。

       迈进大门,左边便是申康宾馆一号楼,大风车私家菜馆。它是上海最早也最有名的老洋房餐厅之一,由赵丹的儿子赵劲于1993年所开,多年来一直是许多中外名人的心头所好。

       走进这栋三层小楼,浓厚的旧时气息扑面而来。墙纸是厚重而温暖的蜜黄,硕大的玻璃吊灯有种老式的华美奢靡的颓废。绉纱的落地窗帘,放下来,暗香浮动,仿佛又是一世纪前的情怀,那种悠悠的情韵。螺旋状的楼梯渐次延展,古雅的琉璃灯罩,精美的雕花屏风,而一张张旧时的明星照片、电影画报和月历牌则徐徐引人前行。那些颇有些年头的挑担、风扇、酒缸和酒勺……老唱机在餐厅一角一圈圈地转着,传出周璇妩媚却有些幽怨的歌声。

       据餐馆主人介绍,店里所悬挂的那些老照片、旧海报,全部都是餐馆的原主人赵劲留下来的,其中不少都是其父赵丹的收藏。一张张看过去,电通公司的明星相册,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电影剧照,18岁的黄宗英、田汉、周信芳、梅兰芳、宋美龄……那么多熟悉的人和事,隔着流光,在照片中继续着当年不可复制的风情。

       如此具有老上海风情的餐馆,所提供的自然也是地道的本帮菜。这家餐厅被上海的一家时尚报纸评为2006年度最出色的餐厅之一。雪白的盘子里,橙红色外壳的膏蟹张牙舞爪地趴在泛着蟹黄的豆腐上,汤汁浸入豆腐中,使豆腐充满蟹味,原汁原味,鲜美无比。除此之外,家乡咸草鸡,红烧江鮰鱼,淮扬煮干丝等,也是为许多客人赞不绝口的好菜。

        坐在桌边,透过西班牙式的窗户,还可看到飞虎将军陈纳德和陈香梅举办结婚仪式的草坪,矮树一如当年地在风中轻轻摇晃。如果有兴趣,大可以在餐后信步走来,徜徉于这一幢幢精致而老旧的洋房之间,一边回味刚刚用过的美味佳肴,一边随意想象当初这里的种种故事。

       一切都是静静的,懒懒的,包括餐馆特意请来的那位每晚在门口吹箫的先生。老上海的遗韵经过了数十年的支离破碎后,却在这里被完好地记录并保存,在这个繁荣兴旺的开发区中。(文/编写 任薇 摄影 丁晓文)

     

      评论这张
     
    阅读(97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