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Allow Mind to Wander

 
 
 

日志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2010-05-28 09:29:29|  分类: 上海的陈年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上海滩名门闺秀》作者宋路霞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她是曾国藩的外孙女,却从不遵循家训;他是上海道台聂缉的幼女,结婚时宋美龄为她作傧相;她是时髦的洋派人物,曾孤身追星追到好莱坞;她是骄横的大小姐,“文革”中以嚎啕大哭保护家人;她是上海名媛中 “扎眼”的刺头,朋友落难时,她挺身相助......她就是聂其壁。

    10年前,作家宋路霞敲开了上海市桃江路25号一幢老宅的大门。这是曾经上海道台聂缉椝的幼女聂其壁与丈夫周仁的家。宋路霞还记得那天风和日丽,阳光洒满了庭院,茂盛的杂草在微风中摇摆,似乎想告诉来者主人早已不在,剩下它们独享满园的日光和寂静。

    房子依然与聂其壁在世时一样,经历了时间的侵蚀,外墙斑驳不堪。室内虽是旧式模样,但空旷了很多,往昔生活在此的人大多已不在人世。聂其壁的小儿子周麒也到了从心所欲之年。他早已安居美国,每年都要抽空回上海老房子中住上一两个月。就在这所他出生长大的房子内,周麒向宋路霞讲述母亲的一生,尘封的往事从老人回忆中喷薄而出,故人往事在追述中鲜活再生,已被断绝的上个世纪初的名媛风骨缓缓弥散开来。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不守家训特立独行

   虽然家教严厉,但是少女时代的聂其壁却“胆大包天”,敢翻墙跳窗去看戏约会。

    聂其壁出生于1900年,在她出生前,父母已育有七儿三女,聂其壁是第十一个孩子,后有一幼弟。聂其璧的母亲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女儿,其父聂缉椝是当时的上海道台(相当于今上海市长)。聂家花园占地数十亩,是一座中西合璧的海派园林。聂其壁在此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母亲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幺女,按照湖南话,大家称她“满小姐”,后被人尊称“崇德老人”,她一生秉承曾家家训,起居定时,饮食节制,勤俭持家。每年必恭书曾国藩的“伎求诗”数遍,其书法颇得父亲真传,当年京沪大多上流家庭都挂有她的墨宝。曾纪芬对子女的教育非常严格,即使子女已经成年,仍随时耳提面命。她说:“教导儿女要在不求小就而求大成,当从大处着想,不可娇爱过甚。尤在父母志趣高明,切实提携,使子女力争上进,才能使子女他日成为社会上大有作为的人。”

    但聂其璧却是家中的异数,因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备受宠爱,因此颇有点娇纵的特权。即使对子女管教甚严,曾纪芬却一直“管不了”这个幼女。按照聂家的规矩,女孩必须按时回家,晚上断不能出门。聂其壁却“特立独行”,晚上出门不算。就算母亲锁了大门,她也要翻墙出去。如果母亲知道后派人守着院墙,她就爬窗出去。母亲屡次训斥却“管不了”,聂其壁照样出门后约上朋友看戏、看电影。

    聂其壁只爱独往独来,凡事都有自己的主张,丝毫不理会家人的劝诫。现在看到的聂氏家族的全家福,男士大都着一袭长衫,女士则一律紧身小袄。曾纪芬坐在中间,儿孙在身旁整齐排开,传统的威严一览无余。但就在这一排神情肃穆的绅士和淑女间,聂其壁却是一脸不屑,眼神中透出一股傲气。打扮自然与大家不一样,烫着头发,穿一身花衣花裙,在照片中格外显眼。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点击查看大图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宋美龄为她作傧相

   聂其壁在结婚这件事上亦特立独行,相中了当时上海交大教授周仁,并请宋美龄在婚礼上为她作傧相。

    曾纪芬与传统家庭不符的是她一生信奉基督教,且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她每周在聂其壁的陪同下到虹口景灵堂做礼拜。聂其壁虽然顽劣,但十分孝顺,每周必陪同母亲到教堂。彼时宋子文和宋美龄兄妹俩已留学归国,住在虹口附近。每周也陪同母亲倪桂珍到景灵堂做礼拜。每周两家人见面少不了寒暄一番,日子久了两家人就熟悉起来。两家的小姐媳妇也经常走动,宋美龄于是成了聂家花园的常客,与聂其璧私交不薄。

    当时宋家老太爷宋耀如已仙逝,大姐宋蔼龄虽嫁孔祥熙,但此时孔还未飞黄腾达;二姐宋庆龄虽嫁孙中山,但辛亥革命后南北对峙,形势复杂,生活仍不稳定;宋子文归国后头几年并不顺利,甚至在追求盛家的七小姐盛爱颐时,盛家一度嫌他穷。宋家声威要在1927年蒋宋联姻之后才振作起来。但聂其壁之父时任上海道台,又是曾国藩的外孙女,其三哥聂云台又是大实业家、上海总商会会长,彼时家势比之宋家不遑多让。

    1923年,聂其壁结婚,新郎是上海交通大学任教务长的周仁教授——其祖母是晚清洋务重臣盛宣怀的姐姐。相比聂其壁三位姐姐所嫁之人,周仁算不上家底雄厚,但聂其壁却义无反顾嫁给这位从美国康奈尔大学留学回来的清贫教授。后来,周仁教授成了国内著名的冶金专家和陶瓷专家,中国科学社和《科学》杂志的发起人之一。

    出嫁前,聂周两家老太太一起商量合计,邀请尚在闺阁的宋美龄充当聂其壁的傧相,宋美龄爽快地答应了。婚礼当日,她穿着一身漂亮的衣裙,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来到聂家,笑容可掬。但宋美龄不知道的是,这件事让聂其壁在几十年后的文革中备受冲击。

    “文革”中,造反派借此为由多番折磨聂其璧及家人,抄走了她的结婚照,甚至武断地认为聂其壁一心巴结宋家,连婚礼都邀请宋美龄参加,大动干戈审问她与宋美龄的关系,聂其壁因此几番遭罪。更有一位造反派把“傧相”当成了“冰箱”,并质问聂其璧:“你跟宋美龄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你结婚她还要送你‘冰箱’”?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为追星孤身横跨大西洋

   聂其壁为追星只身横跨大西洋追到好莱坞,家中一直存有她最为珍视的与克拉克?盖博、罗伯特?泰勒等明星的合影,可惜这些照片“文革”后一无所存。

    聂其壁自幼在教会学校上学,交友甚广,在上海的中外交际圈中十分出名。她是标准的电影迷,对好莱坞的大明星非常崇拜。只要有新片上映,定可以在电影院中发现她的身影。由于丈夫工作繁忙,她则独自上电影院,婚后丝毫不减对好莱坞影星的痴迷。

    1939,已为人母的聂其壁毅然决定独自到美国看一看自己的多位偶像。当时正红的《乱世佳人》男主角克拉克?盖博,《苏伊士》的主角泰罗?鲍华,《罗宾汉》的主角艾洛?弗林,《魂断蓝桥》的主角罗伯特?泰勒,甚至后来成为总统的罗纳德?里根以及童星的秀兰?邓波儿都一一与聂其壁合影。甚至有电影明星听说她是专程从大洋彼岸来看望他们时,主动赠给聂其壁自己的签名照。她离开美国后并未立即返家,而是改道去了法国,在巴黎有人警告她欧洲立即要开战,聂其壁这才回家。

    聂其壁对此番追星所得的“宝贝”十分珍视,时常拿出来独自赏玩,又或一脸兴奋地向家人提到照片中的大明星。文革中,这些东西都成了聂其壁的“罪证”,统统被造反派抄走,一张都没有剩下。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家庭“战争”不断

   婚后聂其壁仍不改小姐派头,饭桌上风波连连,连丈夫吃什么都要一一安排好,文弱的丈夫周仁则“忍气吞声”。

    婚后,聂其壁与丈夫周仁搬到桃江路25号的一幢洋房中。家人对娇小姐能否与丈夫和睦相处感到担心。儿子周麒回忆道,父亲工作繁忙,除任职上海交大教授外,另兼教务长、中央研究院院士兼工程研究所所长等,每天只有吃晚饭时才和家人聚在一起,饭后又立即回书房工作。家中大小事务都由母亲掌握。

    隔几日饭桌上便有好戏上演,吃饭时,聂其壁心疼丈夫工作繁忙,往往把自己认为好吃的菜往丈夫碗里夹。聂其璧是湖南人,嗜辣;周仁是江苏人,爱食甜。有时候丈夫实在不想吃聂其壁夹来的菜,便抗议:“我不要吃!”孩子也隐隐对母亲的“强势”有所不满,纷纷表示支持父亲。聂其壁一看丈夫孩子合起来反对自己,不由得大怒,杏目圆瞪地跟丈夫吵起来,也免不了责骂孩子。每每此时,周仁教授看情势不对,妻子生气,就立即把碗中的饭菜扒进嘴里息事宁人,这时聂其壁才肯安静地坐下来吃饭。

    虽然家中常有小的争吵,但聂其壁对丈夫情深意重。文革中,周仁身患重病,聂其壁一面照顾丈夫,一面还要应对来势汹汹的造反派,更要替丈夫回答造反派的逼问。曾国藩的外孙女竟沦落到为后生小辈所辱的境地,让聂其璧悲从中来,在被逼得走投无路时,聂其壁就以大哭来对抗,她嚎啕大哭,没完没了,像是在控诉那个昏暗的时代,造反派对此也没有办法。然而尽管聂其璧使尽解数,但夫妻两人却依然没能相扶相持地走出文革岁月,1973年周仁教授辞世,去世时仍未平反。

    就算身处灰色年代,聂其璧仍然不改其小姐派头。当时上海街头深陷蓝灰色海洋,她依旧烫头发,穿一身连身裙,化浓妆,口红艳丽。淮海路上的面包房和咖啡店的老板都亲切地称她“美国外婆”。聂其壁的一生仿佛都以自己的方式对抗,对抗严厉的家规,对抗泯灭人性的时代。

【引用】聂其壁:曾国藩外孙女的叛逆人生(上海陈年往事之十一) - 上海散步客 - 上海记忆,印像与怀旧——

永不变更的大家风骨 

   艰难岁月并没有磨灭聂其璧身上的大家风骨,亲朋好友中无论谁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她皆伸出援手。

   丈夫去世几年以后,聂其壁的生活仍然艰难,直到“四人帮”粉碎几年后,周仁教授得以平反,聂其壁的生活才有所好转,每周有一天可免费用公家的车。但她阿姨盛爱颐,近代上海滩最大的资本家盛宣怀的七小姐却晚年甚是凄凉——其子被发配到安徽山村,音讯难通;女儿被分配在福建工作,千里相隔。当年手掷60万两白银建上海“远东第一乐府”的白乐门舞厅的盛爱颐,年过八旬却孤身住在上海五原路一栋房子的汽车间内。聂其璧为之愤愤不平。

    一天,盛爱颐的女儿庄元贞返沪探亲,聂其壁知道后,用自己一周只能用一天的公家汽车载上母女俩直奔位上海市委统战部。她带着两母女径直冲进部长办公室,但部长不在。办公室内的人见聂其壁派头不小,这时的聂其壁仍一身洋派打扮,看上去就像海外华侨,她口口声声要直接找部长解决问题。一时办公室里的人拿不准她的来头,谁也不敢上前询问,生怕得罪她,端茶倒水好言相待。 

    多年受人训斥的盛爱颐母女目瞪口呆,很久都没有受人如此“款待”,站在聂其壁身后讷讷不敢言,但直到最后也没人出来解决问题。聂其壁无奈带领两母女从市委统战部出来,旋即找到市侨联,要求落实政策改善盛爱颐的生活环境。最后,在聂其壁和其他亲戚的帮助下,盛爱颐的女儿终于回到了她身边。聂其壁感情丰富,急他人之所急,亲戚和朋友中无论贫富,她一视同仁。若有谁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这位昔日上海的名媛便会出手相助。

    聂其壁与母亲一样长寿,丈夫去世后,她与孩子生活了十几年。1986年,在周仁教授去世十三年后,中国科学院为缅怀他一生为教育事业所做的奋斗,纪念他为钢铁冶金事业和陶瓷业做出的发展,在上海冶金研究所杏佛搂前落成他的铜像。聂其壁带着儿子及亲戚出席,此时的聂其壁一身黑衣,满头银发的她仍然硬朗,拄着拐杖站在丈夫的铜像前。

    与聂其壁共享昔日风光的名媛大多已不在人世,她们时代独有的风骨也随之消散。1990年,这位一生都不安成规的名媛也溘然长逝。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8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