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Allow Mind to Wander

 
 
 

日志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2011-01-29 11:45:02|  分类: 上海的陈年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引自《光影呈现 无形的气氛 》 作者 东方早报记者 徐佳和 发表于2011-01-07 01:52

 

近日,纪念金石声诞辰100周年,他的摄影作品回顾展正在母校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举行。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1937年,日本入侵时,金石声全家逃难到香港,这是金石声为妹妹拍的吹笛照。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1950年代,电影明星上官云珠出演话剧时的剧照。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1950年代初,同济大学前建筑系主任冯纪忠教授一家,妻子席素华和女儿冯叶都拜林风眠为师学画,

与林往来甚密,成为林画的主要收藏方。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1938年,金石声(左)和好友、后任同济大学校长的李国豪在威尼斯,这是他们在冈朵拉上的自拍照。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引用】画意摄影的鼻祖-金石声(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二十七)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1935年,同济大学运动会,那时的运动会对于上海市民来说还算新鲜,对于参加其中的学生,阳光和草地总是让人兴奋。身着旗袍和洋装的时髦女生登上了场边的阶梯,风吹乱了她们的头发。

1947年,留美归来的规划师钟耀华在外滩摆弄手中的相机。那时候的外滩,行人与江水的距离并不遥远,江堤上的游客也还没有密密匝匝。

1950年的上海,刚刚解放的热情鼓舞着文艺青年,他们在话剧舞台上演绎着释放着自己对于新中国的希望。

1952年的上海彰武路上,此时的同济大学四周,还是荒郊一片,戴眼镜者为前同济大学校长李国豪,中间戴头巾者为他的太太,手推车里是他们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金石声是金经昌先生从事摄影艺术的笔名,以金经昌的名字,任上海市工务局都市计划委员会工程师,解放初期,与程世抚和钟耀华并称为上海城市规划的三位总设计师。而金石声的名字,则是1930年代亚洲最好的摄影杂志《飞鹰》的主编之一,与郎静山、吴君磊等并称画意摄影的鼻祖。郎静山去了台湾,而吴君磊的摄影作品在“文革”中被毁殆尽,自己也在“文革”开始的最初,饮下冲洗照片的药水自尽。金石声的一万多张摄影底片,幸运地穿越过了欧洲大陆的熊熊战火和隆隆炮声,“1940年代在德国留学的时候,他住的地方附近有很多军工设施,他说炸弹就像倒煤球一般从天空中一筐一筐倒下来。”金石声之子金华回忆。金石声的负片反转片也奇迹般地躲过了祖国大地上“文革”之火的劫难,那是拜同济大学的“革命同志”们所赐,把这些珍贵的底片抄到了学校的档案室里,尽管待到运动结束,发还回来的照片残缺不全,但相比较同时代人的遭遇,金石声已经颇为幸运。

  近日,纪念金石声诞辰100周年,他的摄影作品回顾展正在母校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举行。

  金华在整理父亲照片的过程中,常常把他的作品挂在墙上,盯着看,那些蔬果、水天、垂柳在饱满的黑白光影里穿过若干个时代的死亡地带而来,看得时间久了,心就会静下来,“他的作品在情感上有种静的感觉,那是经历了太多之后的宁静,你看是一件很普通的东西,然而他拍得很专注,直到退休之后,他还经常去中山公园拍照,完全沉浸在拍摄中,有时候为了取一个满意的景,一直往后退往后退,摔倒了也不自知,鼻青脸肿却只晓得护着胸前的照相机。” 金石声的镜头中,看世界带着一种美感,超越了实际事物,温馨而永恒。

  经历战乱,

  他爱的是作为艺术的摄影

  金石声生于1910年,15岁开始有了第一架柯达3A大镜箱相机,那是他的父亲从旧货店买来的,他此后七十几年的生命几乎没有一天停止过拍照,经历了二战狂轰滥炸的欧洲,经历了抗战,经历了新旧社会交替的动荡,他的镜头中却很少反映苦难与哀愁,他剥离出一份独有的天地,让人在平凡和普通的关注中,体验到些许的感动,“能够拍出有生命力的静物的摄影师,并不多。”金华说。金石声热爱的摄影不是作为商业或者宣传的媒介,而是一种作为艺术的摄影,他常把自己的摄影风格称为新古典主义。而1930年代的中国社会上确实有着一批既有中国传统文化根底,又了解西方摄影潮流和技巧的摄影家。

  年轻时的金石声也颇喜欢舞文弄墨。他跟金华谈起过,在上海浦东中学上高中时,他和后来成为著名诗人和翻译家的卞之琳就各主持一个壁报,你来我去,唱了好久的对台戏。著名电影艺术家金山,也是金石声的远亲和好友,在金山的影响下,金石声曾经拍过许多当时电影明星的肖像照,但他婉拒了金山对他加入电影事业的邀请。在德国时,他也放弃了进著名乌法电影公司从业的机会。

  罗兰·巴特说过:“业余爱好者通常被定义为不成熟阶段的艺术家,那些不能或没希望掌握专业的人。然而,在摄影实践的领域正好相反。恰恰业余爱好者,他是这专业的自负者:因为正是他更靠近摄影的直观对象。”摄影未成为金石声谋生意义上的专业,一方面的原因是他毕业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有对城市规划工作重要性的信念,另一方面的原因,大约是他像法国著名理论家罗兰·巴特一样,于“业余”身份对从事摄影艺术之有利的一面,早已有所认识。“摄影,成为他的宗教。”金华说。金石声通过摄影,使一种理想在一己可把握的小天地里得以实现。

  金石声1938年赴德国留学,1940年代就在德国参加过高速道路的设计,深受科技思想的浸染,工程师的训练使他对与摄影技术有关的精密机械、光学、化学都很容易摸到门径。德国的摄影技巧以及摄影器材都被认为是当时世界顶尖的。因为虽然摄影艺术是法国和英国发明的,但是后来制造器材这些方面还是德国人更领先,当时一些特别高级的照相机都是出自德国,金石声最先使用的,最喜欢用的都是莱卡小相机,“他喜欢抓拍。他曝光有种特别的特征,很在行。他在每一处暗的地方都尽可能再用一些亮的与之相衬。这个可能也是他从篆刻学来的,阴阳,黑白要有对比。整个调子就不会灰掉。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注意那些灰色的过渡、层次,这种当然是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金华说。摄影只能作为业余爱好,摄影与名利无关,摄影以意境为上,清糊要看艺术上的需要,这些都是金石声上中学时从刘半农所著的《半农谈影》中获得的观点。

  画意摄影的地位

  抗战前创办《飞鹰》杂志时,金石声仍然是同济大学的学生,他向上海冠龙照相材料行的老板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能使用冠龙的暗房;他很高兴作为杂志股东的老板同意他的这一要求,同时他也一直获权免费试用照相材料行新到的照相器材,“他一直认为,只有自己这样细心细致,把手洗得干干净净的人才能碰这些新器材。”金华说。这些1930年代编辑《飞鹰》时期放制的高质量的照片至今还使西方艺术博物馆的收藏专家颇感惊讶,认为它们丝毫不比西方同时代的照片逊色。《飞鹰》停刊之后,金石声前往德国留学,到德国后不久即买了放大机。

  1961年下半年为贯彻“双百方针”,由中国摄影学会策划,上海先开了一个吴印咸的个人影展,然后金石声和刘旭沧合开一个影展。当时上海摄影学会的郑瑞之先生(字典编纂家郑易里先生的侄子,郑编辑英汉大字典得到他的资助)主动表示愿意将他私人的暗房借给金石声用。当时用的放大纸五花八门,是从上海人美出版社领的。展览会在上海展出后又去杭州、南京、北京继续展出。“在南京展出时,父亲在座谈会上向去观看展览的摄协领导人石少华先生介绍了使用小型相机的经验,体现了当时有一个短暂的城市艺术摄影家和老解放区新闻纪实摄影家各自发挥长处的宽松气氛。那次展览还算成功,不过当时对摄影初生兴趣的江青在北京观看时的批评也给展览带来了一些阴影。因为那次展览的材料是由公家提供的,展览结束后,照片就交由当时的上海摄影学会收藏,可惜这套照片在‘文革’中都遗失了。”金华说。

  就摄影而言,摄影把艺术变成一种机械生产,摄影因其似乎能把事物本身明明白白地摆到人们面前,而使人易于将摄影作品应有的特殊气氛遗忘。艺术摄影作为对物化世界的一种抵制,无形的气氛会通过光影的变化,在纸面上留下蛛丝马迹来。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日常生活中,金石声略去了苦难,总是迷恋于对周围事物在自然光或现场光中微妙变化的观察和感受的原因。

       金石声的一万多张摄影底片,幸运地穿越过了欧洲大陆的熊熊战火和隆隆炮声;他的负片反转片也奇迹般地躲过了祖国大地上“文革”之火的劫难,那是拜同济大学的“革命同志”所赐,把这些珍贵的底片抄到了学校的档案室里,尽管待到运动结束,发还回来的照片残缺不全,但相比较同时代人的遭遇,金石声已经颇为幸运。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6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