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Allow Mind to Wander

 
 
 

日志

 
 

【引用】豪门大家闺秀盛佩玉(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三十五)  

2011-10-17 08:52:38|  分类: 上海的陈年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05年,盛佩玉出生在上海滩第一豪门盛家。她的一生,颠覆了太多人对望族名媛的惯常想象:锦衣玉食与千般宠爱之下,她的个性平易温和;遵照父母之命,她却幸运地嫁给了彼此相爱的男人,相守一生;作为没落富门的少奶奶,她不曾沾染任何恶习,辛苦操持全家大小的生计;新中国成立后,她在所在居委会任职,工作满腔热忱、一丝不苟。


【引用】豪门大家闺秀盛佩玉(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三十五)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70岁,盛佩玉提笔记录往事,每天写下一些:“我的亲人们,我记这些,绝不是留恋和夸耀富贵之家,为的是在我脑子还清醒时,分辨好坏。”一个女子单纯的眼光里,世事平淡而绵长。

极富之下的哀婉

作为一度被称为中国首富的盛宣怀的孙女,盛佩玉的身世显赫至极。但4岁没了父亲、她连他的长相都没有机会记住;7岁远离母亲,虽然拥有养母视如己出的疼爱,但毕竟少了生母日日的陪伴。

曾经,盛氏家族是上海滩的第一豪门。作为一家之主的盛宣怀,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他是中国的第一位官商,是电报局、铁路局和航运局的创始人;他发起了中国红十字会并担任第一任会长;他还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北洋大学堂和南洋公学的创建者??作为开创时代的一位实业家,他所积聚的金钱富可敌国,一度被称为中国首富,他的豪宅“辛家花园”,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盛宣怀先后迎娶了6太太,育有88女。盛佩玉的父亲是盛家的长子盛昌颐,二十几岁时,他为抗击沿海倭寇侵扰而出征高丽,并受皇帝加封二品官衔,后来,他被任命为湖北德安府知府。和自己的父亲相比,盛昌颐的功绩似乎不值一提。但和父亲一样,他也娶了6位太太,却只有正室夫人被家族认可,安居于辛家花园。

盛佩玉的母亲殷氏,祖上苏州,父亲以画扇面和写对联为生,二十岁左右,她嫁给了盛昌颐,并跟随他到了湖北。盛佩玉就出生在那里,直到4岁时父亲去世,她和母亲才“为父亲守孝3年”被召回盛家。从此,盛佩玉作为盛家孙女的身份得到了承认,她的命运不同了。

“(我)直到四岁才开窍,好像戏院的幕帐打开,由眼睛摄影到脑子,陆续记录着当初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守孝期满,盛佩玉的母亲和父亲另外的四位太太被命令搬出大宅,自谋出路。尚不懂事的佩玉与生母不得不分开,交由大娘抚养。“大娘很诚实,驼背,南京人,年40已满头白发,大家唤她‘白头发太太’。听说头发是我父亲死后100天中逐渐变白的。丈夫死后她也不哭泣,每天看着照片,大约是哭在心中吧”。她对佩玉十分疼爱,视如己出。曾经佩玉的母亲要为孩子裹小脚,还是她极力制止了。大娘喜爱听戏和品尝美食,每到一处,她总是把亲手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佩玉带在身边。

几十年后,已经是老人的盛佩玉还记得大娘对她的好:“大娘叫我把一首诗抄在小檀香折扇上。扇子的褶很狭,诗又字多,外加我从来未写过,也从来未看过人家怎么写扇面,我的字又勿好,又没有特种小楷笔,还不懂得先要在扇面上抹一下,字才可写上,所以写出来的字很毛,带着笔头。第一把扇面写坏了,我只好赔一把再写,总算将就完成了,实在难看。但家里人还不及我,所以上下都称赞我会写‘蝇头小楷’。大娘还得意地在看戏时经常摇着它呢!”

在盛家,盛佩玉是公认的“盛家唯一的美人”,叔叔、姑母、哥哥、姐姐,都把她捧在手里。但她对生母的想念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深。


【引用】豪门大家闺秀盛佩玉(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三十五)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小时候,她盼着过年,“过新年是最热闹了。我也特别高兴,我母亲要来看我了!这是她走前唯一的条件??这是我最高兴的一天!”

20岁生日时,大娘为她大摆宴席,所有的亲朋和母亲都来祝贺:“不巧这天是大风雪天,我母亲乘黄包车来,买了一只插满鲜花的大篮子。车门虽有油布遮,可被大风刮开了,我看着母亲便知其寒冷甚矣。我的姑母、叔叔、哥哥、姐姐等人都有汽车,相比之下,我闷闷不乐。虽然他们送我各种生日礼物,我却不加重视??我每年生日都会回忆起这一天,我每看到花篮,也会回忆起这一天,直到现在74岁了,忘不了这一天,也忘不了我的生母”。

令她安慰的是,自己结婚后,当初为了不远离女儿而留在上海的母亲,常常帮助她照顾孩子,而母亲病重之后,她也得以将她接到家中照料,这份母女之情终于得到了补偿。


一个女人的笔记: 盛氏家族.邵洵美与我


【引用】豪门大家闺秀盛佩玉(上海的陈年往事之三十五)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邵洵美和夫人盛佩玉及孩子的合影

 

  你这从花床中醒来的香气,

  也像那处女的明月般裸体──

  我不见你包着火血的肌肤,

  你却像玫瑰般开在我心里。(邵洵美〈致莎茀〉)

 

  面对人称「海上孟尝君」邵洵美这样一位丈夫,盛佩玉除顾及两人原来的大家族事务,还要款待他的一班艺文界朋友,她随他感受与人交往的浓情厚意,亦尝尽世间冷暖人情。透过盛佩玉的眼,我们看到「一生除了读书、买书、写书、译书、出版书,别无所求」的诗人践履理想背后现实的压逼,与其风流姿态过后的委屈;透过盛佩玉的笔,我们始得知那样时代一个大家族的盛衰兴废,一名女子动人而不凡的生命轨迹。

 

  身为表姊妻子,这是

  盛佩玉于「唯美派信徒、海上孟尝君」邵洵美日常柔情的记录

  「洵美安详的面容,像进入梦境一般。不禁想起了他曾吟咏的〈洵美的梦〉……」

 

  啊,淡绿的天色将夜,

  明月复来晒情人的眼泪,

  玉姊呵我将归来了,

  归来将你底美交还给你。──邵洵美

  佩玉锵锵,洵美且都。〈诗经 郑风〉

 

  盛佩玉对于家族内部生活、人物、事件的近距离白描速写,真实地将大家族末世子孙的生存状态呈现出来。办过洋务、追求新潮的盛宣怀送儿孙到国外留学,而这些子孙得不到学位,回国后,只能讲一些外国话,派些小用场,或者忙着娶妾。那些妻妾如何生活,那些小姐如何消遣,过年过节的风俗,婚丧嫁娶的排场,财产的分配与争夺,嫡出、庶出子女的抚育,亲戚、丫鬟的情形,林林总总汇成了一个末世大家族的生活场景——本书作为现代史上大家族的「家史」、个人的「生命史」,可成为正史重要而细腻的补充材料。

 

作者简介

 

盛佩玉

 

  中国现代化大臣盛宣怀孙女,唯美的新月派诗人、出版家邵洵美妻子,九个孩子的母亲。

 

  邵洵美可以说是上海三○年代的大出版家、文坛重镇,曾留学英国剑桥、法国巴黎,他与徐志摩、郁达夫、林语堂、沈从文等文人过从甚密,与徐悲鸿、刘海粟、叶浅予、张正宇等画家称兄道弟,参与了《论语》、《时代画报》、《自由谭》等杂志的编辑发行印制工作,他的家里就像文艺沙龙,朋友来去频繁,萧伯纳、泰戈尔都曾是他座上客……他个人是「唯美」派的信徒,他的出版事业则提供了中国一个瞭望西方文学思潮的窗口。


要了解邵洵美其人,还可阅读本博:(多图)项美丽与邵洵美的一段旷世奇缘(上海陈年往事十)


上海格调

日期:2011-08-09 作者:淳子;伟立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在上海,做人不能没腔调,但更要有格调。什么才是“上海格调”?新书《上海格调》(淳子 伟立著,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文笔优美,气格优雅,以衣、食、住、行、玩为主要线索,讲述真正有格调的上海人如何对待自己、他人,如何生活,怎样看待生命,兼顾上海的历史与当下。

  盛家女子超然物外

  初春,坐在卢湾区图书馆的小楼里。

  院子里的玉兰树,灰青的枝头上,几朵粉白,似花非花的样子,衬托出《青玉案》中“试问闲愁”的濡湿。馆长亲自搬来一摞子的民国旧报纸。

  顺手,掸去上面的尘埃。总是嫌灯光黯淡,因为字迹太小。喝着馆长泡的雨前龙井,抱着可有可无的心绪,把老黄的旧纸一页页翻检过去。

  一个骨感的女子入得画来。那种苏州人的瘦。那种丁香般淡淡的愁。她叫盛佩玉,是清朝邮传部大臣盛宣怀的孙女。她的母亲亦是苏州美女,嫁给盛宣怀的长子盛昌颐做妾,住在外面的小公馆。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只好做了曹禺戏剧《雷雨》中的鲁妈,留下了孩子,另嫁作他人妇了。盛佩玉的丈夫是盛宣怀的外孙,盛家四小姐的儿子,著名出版家邵洵美。婚礼在卡尔登饭店举行,震旦大学校长马相伯是他们的证婚人。

  抗战期间,为了躲避战火,人们纷纷逃亡租界。

  当时,邵洵美的红粉知己、美国作家项美丽(Emily Hahn)拿到了特别通行证,驾车去杨树浦帮助盛佩玉搬家。炸弹不时地落下来,空气中弥散着硫磺的味道。盛佩玉镇定地从玻璃橱里拿出了一套咖啡具,装进了逃难的箱子里。她心想:“打仗,咖啡总归还是要喝的。”

  日子越来越难,盛佩玉不愿意求人,只有靠典当暂度。一天,盛佩玉收到典当行的通知,典当的钻石已经到期了。佩玉没有钱把东西赎回来,又不愿意去借钱。借钱是失身份的。佩玉道:“就让那些宝贝给当铺吃进了。没有首饰,也无损我的颜色的!”

  解放以后,盛佩玉做了居委会里的小组长。他们在淮海路的房子先是借给居委会开食堂,后来又借给居委会办托儿所。一大家子人,就剩了一间屋子。

  邵洵美身体不好,她就把这间房子留给了丈夫,自己去江苏路的女婿家落脚。

  那个时代,每个人的命运都发生着深刻的变化。盛佩玉来到女婿家,惊讶地看见了张爱玲的继母孙用番租住在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屋里。孙用番的父亲是做过民国政府总理的孙宝琦,与盛宣怀家是亲家。弄堂里的小孩子都叫孙用番“姑姑”,她是一位高雅的老太太,面容端庄,极有风度,老了,依旧还是白皙,到底是享过福的人,身段还摆在那里的,脑子亦是清楚得不得了。标标准准的京片子,很有一些舞台的味道。孙用番会注射,弄堂里有小孩子生病,就请她过去打针。她孤身一人,却把日子过得稳稳当当。和邻居合用一个保姆,冲冲热水瓶,磨磨芝麻粉。她喜欢弄堂里乖的小孩,把他们叫来,给他们吃蜜饯、糖果、芝麻糊。她一直是靠变卖家产来维持晚年生活的。早先,她的房间虽逼仄,家具都是值钱的老货,座钟、相架都精致美观,连盛芝麻糊的碗盏、调羹都是古董。她半盲以后,五官在脸上都走位了,手里的拐杖依然还是德国的老货色。

她的身体无可奈何地衰弱下去,家具也越卖越少。但是当她出现在弄堂里的时候,依旧是一个干干净净、腰板笔直的老太太,哪里肯随便地将息。这是体面,也是尊严。盛佩玉自然知道张爱玲与继母间的纠结。她道:“孙用番一直照料着张爱玲的父亲,替他送终,这已经足够了。”语气里满是悲悯。

  盛佩玉在南京居住时,买了几个鸭肫干寄给邵洵美。

  洵美回信说,不舍得吃,挂在那里,用舌尖浅尝辄止。

  盛佩玉得了癌症,医生说,少抽烟吧。

  一晚,是冬至,盛佩玉托出烟缸道:“此刻,我吸今生最后一支烟。”就此戒了,没有一点点的牵丝攀藤。

  这一代豪门闺秀,大富大贵,大起大落,有辛酸,却没有抱怨,处变不惊,随遇而安,超然物外,修成圆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11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