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Allow Mind to Wander

 
 
 

日志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2012-02-20 19:02:56|  分类: 江苏历史名城自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苕溪与霅(zha 去声)溪源出一脉,自古以来是湖州的主要河流,因此,历史上往往以苕上、霅上、苕霅、霅川等别称来作为湖州的别称。早春二月料峭春寒,驾车前往宜兴办事,途径湖州,稍作停留,沿霅溪河畔游览,并用相机拍摄霅溪早春风光。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霅溪,又称霅川、霅水。许多人是只知“霅溪”不识“霅”字”。“霅”字的发音是“zhà”,上面是“雨”字,下面是“言”字,来自湖州方言。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霅溪是湖州的老市河,从南门起,过潮音桥,流经赵孟頫故居,在苕梁桥与西门过来的潮渎汇合,从北门进入龙溪港的河段。古时因潮音桥前的一段水域,水流湍急,会发出湖州方言中“zhàzhà”声,“霅溪”之名因此而来。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现在,随着湖州市区的建设和环境变化,河道早已变窄,已经听不到“霅霅”的声音,但“霅溪”的名字留了下来。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在《乌程县志》:“霅川漫流群山,环列秀气可掬,城中二溪横贯,此天下所无”。古时湖州名乌程,又称吴兴,地处太湖南岸的这方宝地,名因湖成,业因湖兴,文因湖昌,人因湖慧。这儿山水清远、农商并重、崇文重教、柔慧通变,有看不够的山川景色,讲不完的人文掌故。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古时围绕城区有“吴兴八景”游览胜地,依次名为:道场霁晓、苍弁清秋、西塞晚渔、下菰长烟、龙洞云归、横山暮岚、南湖雨意、金盖出云。此番虽不能一一寻觅这些古踪遗址,但眼前这条霅溪就够我拍摄忙碌一番。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湖州素有“丝绸之府、鱼米之乡、清丽之地、文化之邦”之美誉。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湖州老城区中心沿溪畔建设的这个河滨公园,被命名为"霅溪公园",因为市民口中的这条小市河叫霅溪,原来的河滨公园就是依霅溪而建。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改建后的新公园,新建了反映湖州特色的人文雕塑、整齐的石碑长廊、银杏广场等,使游人在不经意间已经浏览了湖州的人文历史,古代文人墨客的传世佳作,老湖州的风土人情,这里不仅美景醉人,而且给你以精神上的享受。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霅溪在历史上具有深厚的人文历史。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唐张志和“愿以为浮家泛宅,往来苕霅之间”,唐代张籍有《霅溪西亭晚望》一诗,北宋张先有“天外吴门清霅路”的句子,宋人梅尧臣有《霅上》诗:“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文坛巨匠茅盾也有“泖溇汪洋,苕霅流长”的诗句。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唐代颜真卿在湖州任内建霅溪馆,为历代文人呤咏之所,今湖州老城区馆驿河头仍存遗迹。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霅溪
湾里的现代钓渔翁——古代霅溪湾里青箬笠绿蓑衣的钓渔翁不再,被著羽绒衣戴鸭舌帽的现代垂钓客取代。

摘录唐代著名道士、词人和诗人张志和【渔父歌】五首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
  霅溪湾里钓渔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著荷衣不叹穷。
  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莼羹亦共餐。枫叶落,荻花乾,醉宿渔舟不觉寒。
  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父棹歌连。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历史上,湖州涌现了众多书画名家、名作,对书画史的走向产生了深刻影响,有“中国书画史,半部在湖州”一说。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得心应手周公笔,挥毫泼墨湖州情” 。湖笔被誉为“笔中之冠”,与徽墨、宣纸、端砚合称为“文房四宝”。白居易曾以“千万毛中拣一笔”和“毫虽轻,功甚重”来形容湖州制笔技艺之精细,所以湖州有“毛颖之技甲天下”之说。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湖州是丝绸的故乡,种桑养蚕、缫丝织绸具有悠久的历史。
湖商,是继徽商、晋商之后,在近代中国涌现的,具有强烈地域特征的商人群体。与潮州帮、宁波帮在同时涌现,对近代中国的政治与经济影响深远。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经费绝大部都由以张静江为主的湖州丝商筹集和捐赠的,而南浔的丝商成为支持后来民国财政支柱的江浙财团的中坚力量之一,也是蒋介石在财政上的主要支持力量。。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旧称湖州滩簧,曾有“小戏”、“花鼓”、“湖州文戏”等称谓。流行于浙北的湖州、嘉兴各县,及毗邻的江苏吴江、余杭等地,采用湖州吴语方言演唱。 湖剧是浙北地区唯一具代表性的地方戏曲剧种,是中国戏曲和湖州文化密不可分的一部分。2007年4月,浙江省文化厅公示湖剧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南宋著名抗金将领韩世忠。湖州为韩世忠抗金防区,兵马军营驻于今天湖州市云溪东岸,此地因此而得名“马军巷”。韩世忠一生忠心报国其子韩彦直也赤胆忠心,屡建功业。韩彦直身后归葬长兴。湖州人们每念及韩氏父子一生忠烈,都为之肃然起敬,故于马军巷旧地塑像,以志纪念。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远远见到大街对面的这尊雕塑。让人不禁想起西楚霸王和虞姬的故事。
公元前206年,项羽在吴中(今湖州)起兵,自立西楚霸王,在湖城中心建“项王城”,项羽起兵前后的许多活动都是在湖州进行的。《史记》记载,项羽与叔叔项梁“避仇于吴中”,唐颜真卿在《项王庙碑阴述》中说:“吴中,盖今之湖州也。”避仇期间,恰逢秦始皇东巡经过湖州,项羽就是在湖州城边东北8公里的掩浦偷看秦皇并放言“彼可取而代之”。第二年9月,项羽便就地起兵反秦。所举之兵都是他在乌程的宾客及弟子和附近各县收得的,即所谓八千“江东子弟”。部队号“乌程兵”,乌程就是湖州。起兵后在下菰城北建城,这就是项王城,兵屯于今湖州弁山。方志记载,湖州出西北之门又叫霸王门,弁山则有项王走马埒、饮马池、系马木、磨剑石等古迹。过去,在湖州城内和弁山等处都有项王庙,后被毁。湖州的主山是弁山,项羽被江东父老封为弁山之神。现在湖州城北大桥附近建起项王公园来纪念项羽。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衣裳街《东坡会友》雕像
 
北宋元丰二年(1079年)五月,苏轼莅湖主政,任湖州太守。一到任便袒露心迹道:“风俗阜安,在东南号为无事;山水清远,本朝廷所以优贤”(《湖州谢上表》)。诗人本是多情种,坠人湖州的山水,却变得格外钟情。即便是临终之前,苏轼还想着结庐傍湖州,顺访湖州相知的故交。
  苏轼一生,至少四次来过湖州。
  第一次在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冬,他任杭州通判,受江南转运司差遣,帮助湖州知州孙觉勘察堤堰、治理水患。此时孙觉创建墨妙亭,聚境内古碑三十余通,其中有智永集羲之书作的《圣教序记》、颜真卿书的《石柱记》、《射堂记》、《干禄字书》、《放生池碑》、《项王碑阴述》、白居易《白蘋洲五亭记》等。苏轼看过诸碑以后,感慨万千,挥翰作下《墨妙亭记》和《孙莘老求墨妙亭诗》。
  第二次是熙宁七年(1074年)九月离杭州到密州任知州时路过湖州,曾与当时的湖州知州李常、诗人张先等六人聚宴,张有《六客词》记叙了这次雅会。他们在湖州碧澜堂欢聚畅饮,赋诗填词。十七年后,苏轼第四次来湖,再宴于碧澜堂,又是六客对酒,只是座上之人,除苏东坡外,前六客中的五人俱已仙逝。东坡酒酣思故旧,作《定风波·后六客词》。
  第三次时间最长,但也不过仅仅做了三个月“父母官”。七月底就因“乌台诗案”被御史台派人逮捕进京。尽管只有短短的三个月,却让苏东坡过足了山水瘾,留下了七十多篇诗文,也让湖州百姓记住了这位祈雨祷晴、悯农又贪嘴爱玩的太守。
  东坡来湖州前,就吟咏“余杭(今杭州)自是山水窟,仄闻吴兴更清绝。”到了湖州,更赞扬道场山“我从山水窟中来,犹爱此山看不足。”这两句诗,是湖州“爱山台”名称的由来。孔 子云: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又云:仁者爱人。“爱山台”何尝不寄托了湖州百姓对施德政者的怀念?不过,慨为大文豪,又极善自适于乡野自然,苏轼品赏湖州之水也便独具慧眼,湖州城南有四大溪流,北有千顷太湖,水网交错,泊荡星布,素有“水晶宫”美称。而坡公又誉之为“水云乡”——“方丈仙人出渺茫,高情犹爱水云乡。”
  苏东坡在湖州太守任内,正是荷花盛开时节。那时湖州南郊碧浪湖一带,莲叶田田,芙蕖吐艳,迷得苏东坡累次泛舟,游赏不厌。他赞叹“环城三十里,处处皆佳绝,蒲莲浩如海,时见舟一叶”,遐想“便应筑室兹溪上,荷叶遮门水浸阶。”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已成为市中心的“白蘋故址” 

在历代诗文中,白蘋洲是一处文人墨客歌咏得最多的湖州人文景观。蘋在古代是一种高贵的蔬菜,《诗经》中就有《采蘋》一诗。一般是春季采集幼芽嫩叶,掺米“蒸为茹”。《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昆仑之蘋”。采蘋作为原始狩猎采集时代的遗存,到了农业文明时代便成为文人墨客一种颇为风雅的劳作。梁朝柳恽两度任吴兴太守凡十一年。其《江南曲》有“汀洲采白蘋,日暮江南春”两句诗。后人由此将湖州府霅溪东南的一处水边墩渚称为“白蘋洲”。唐大历十一年(776)刺史颜真卿在白蘋洲上作八角亭和茅亭,上书柳恽的《江南曲》。贞元十五年(799)刺史李锜增设大小两亭,名曰“白蘋”。开成三年(838)刺史杨汉公又在白蘋洲上疏浚四渠、二池,筑成三园,修建白蘋、集芳、山光、朝霞和碧波等五亭。白居易的《白蘋洲五亭记》描述了当年白蘋洲水光山色、“卉木荷竹”、“舟桥廊室”之胜景。宋代徐仲谋的诗《白蘋洲》就是咏此的:

风流人物两相逢,白傅高文纪汉公。

三圃五亭装郡景,千花万卉媚春风。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白蘋故址边的采蘋桥和浮雕壁画
 

江南园林大都是私家的,而白蘋洲却是由官方修建的公众活动胜景,殊为难得。

古代北方的离别之地往往是霸桥,江南水乡的离别之地则为白蘋洲。顾况的《白蘋洲送客》,皎然的《白蘋洲送洛阳李丞使还》、《同杨使君白蘋洲送陆侍御士佳入朝》就描述了在湖州白蘋洲送客的情景。湖州的白蘋洲留下了众多江南水路送客的诗词,进而使“白蘋洲”或“白蘋”积淀为虚指的诗词意象,泛指江南水路送客之地。白蘋洲实在是诗词话语空间中的千古风雅之地。

据费在山先生考证,在东街原县衙对面有座“蘋洲古址”石牌坊,靠近骆驼桥东堍有一座采蘋桥,桥西端还有“蘋洲草堂”。由此可见,古白蘋洲的范围是很可观的。遗憾的是,现如今,古白蘋洲早就荡然无存。漫步在东街闹市区的古白蘋洲原址上,再怎么发思古之幽情,也体会不到汀洲水光山色的风韵了。

古人说蘋“叶大如指头,面青背紫,有细纹。四叶合成,中折十字”。古代白蘋,现称田字草,四叶菜。蘋为蕨类植物,是多年生浅水植物,用孢子繁殖。古人误把长着密毛的孢子囊果当作白花了,故有“夏秋开小白花”之说。白蘋其实是青蘋,只是初生时远看似乎有些白。如果上面覆盖着柳絮,那就更白了。杜甫《丽人行》就描述了杨花覆白蘋的美景:“杨花雪落覆白蘋,青鸟飞去衔红巾。”

白蘋这种被文人墨客咏歌了数千年的古生物仍在湖州的水田、沟渠、池塘里生生不息,只是普通老百姓已不知道这种杂草竟为千古风雅的白蘋。

白蘋依旧笑春风。不知道湖州城东这处千古风雅之地何时能款款步出白居易的《白蘋洲五亭记》,恢复水边汀洲的昔日丰采。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时候不早,霅溪公园出来,驾车启程。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途径城区新建大街。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十分漂亮,为古城增添现代气息。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原创摄影】共爱霅上风物美,春来清可鉴须眉——湖州霅溪春早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时尚国际现代步行街成为今天新的景观。看来,湖州的故事真的道不完,说不清,有机会一定会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2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