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Allow Mind to Wander

 
 
 

日志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2013-07-23 02:1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生豪(1912.2.12—1944.12.26)著名的莎士比亚戏剧翻译家、诗人,浙江嘉兴人。曾就读于杭州之江大学中国文学系和英文系。1933年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世界书局任英文编辑,参加《英汉四用辞典》的编纂工作,并创作诗歌。写有诗集多种,均毁于战火。同时还在报刊上发表散文、小品文。1936年春着手翻译《莎士比亚戏剧全集》。为便于中国读者阅读,打破了英国牛津版按写作年代编排的次序,而分为喜剧、悲剧、史剧、杂剧4类编排,自成体系。1941年日军进攻上海,辗转流徒,贫病交加,但仍坚持翻译,先后译有莎剧31种,建国前出版27种,部分散失,后终因劳累过度患肺病早逝,在世上只度过短短的32个春秋。

2013年6月28日在嘉兴拜访朱生豪故居,并有幸见到朱生豪宋清如夫妇的儿子朱尚刚。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朱生豪故居位于嘉兴市南湖边的禾兴南路73号。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正门前朱生豪和宋清如夫妇的塑像,抽象却传神,基座上铭刻的诗句耐人寻味……“要是我们两人一同在雨声里做梦,那境界是如何不同;或者是一同在雨声里失眠,那也是何等有味。”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故居一楼已辟为朱生豪生平陈列馆。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来到二楼,巧遇朱尚刚先生,他是朱生豪宋清如夫妇的儿子, 朱先生还留下名片:
   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筹)名誉理事
   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嘉兴市外文学会会员
   浙江宝润毛纺有限公司退休工程师
   嘉兴市朱生豪故居管理所名誉所长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朱先生告诉我,这是父亲当年翻译莎剧时用过的写字桌。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母亲房里的这些老家具是从叔叔朱振文处搬回来的。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身后的书橱里都是历年出版的父亲译作。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朱先生现在还每天来这儿,用电脑整理父亲母亲生前的书函通信及文献资料。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朱先生的著作《诗侣莎魂—我的父母朱生豪、宋清如》

 

三十年
吴洁敏与朱宏达
写不完的朱生豪

本文引自《钱江晚报》

 

“雨果说‘说不尽的莎士比亚’,如今我们觉得是写不完的朱生豪!” 《朱生豪传》作者、浙江大学朱宏达、吴洁敏夫妇两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自从1983年秋与朱生豪的儿子朱尚刚结缘后,近30年来,他们还孜孜不倦地为抢救、发掘朱生豪的史料呕心沥血。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朱生豪传》出版于1990年1月,当年就获得中国图书奖二等奖,距今已23年多了。

 

 三麻袋书稿

朱生豪是嘉兴人,和朱宏达、吴洁敏夫妇是同乡。“我听到朱生豪的名字,最早是在1948年春天,那年我才10岁。在嘉兴民间流传着。”一则动人的故事:说是抗战胜利不久,人们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三麻袋的书稿,一看,原来是朱生豪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集》手稿。”提起这段童年往事,吴洁敏自豪地说:“有人曾经讥笑过我们落后到连《莎士比亚》译本都没有。可是,我们居然发现了三麻袋的莎士比亚译作  之后数十年,对朱生豪的热爱与好奇,一直静静放入了吴洁敏心房里的某个角落。直到1983年秋天,她在家里接待了一位陌生人。

  “这位陌生人个子高大,年近四十,是特来跟我们讨论语言学问题的。”吴洁敏没想到,他就是朱生豪的儿子朱尚刚。

  虽然,朱宏达吴洁敏夫妇曾认真地读过朱译莎剧,但最初对朱生豪的事迹却还是不甚了解。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朱生豪与宋清如在上海拍的结婚照

 

这次邂逅,他们从朱尚刚那里获知:宋清如老人手头还保存着朱生豪给她的部分信札、未刊作品和译莎手稿。这些发现让夫妇两人坚定了要为朱生豪立传的决心。“因为这些信札和手稿,不仅是研究朱生豪的原始资料,也会是莎学研究的珍贵材料,如果不及时加以整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丧失殆尽。”

那些款款的情书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朱宏达夫妇在1984年暑假,利用回家探亲的机会,访问了宋清如老人。

“她告诉我们,到她这里来访问欲为朱生豪写传的已经不少,但他们写的都不像那个年代的朱生豪。首先,朱生豪不爱说话,连谈恋爱都不说话,跟他共事的同事说,一年也难得听他说满10句话。还有一个呢,他自己没有什么著作留下来,他所有的心血就是莎士比亚。但莎士比亚翻译得再好,也是人家的东西。”朱宏达说。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和宋清如多次接触之后,他们很快找到了思想折光的焦点,有了共同语言。

很多读者在看了《朱生豪传》后,都感动于书里引用的多篇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书信,那也是朱宏达夫妇最为珍视的。“刚开始,宋清如不肯把朱生豪的信件公之于众,认为那只是谈情说爱的东西。好说歹说,她也只捡了几封并手抄了几段给我们。”

“忆昨秦山初见时,十分娇瘦十分痴。席边款款吴侬语,笔底纤纤稚子诗。交尚浅,意先移,平生心绪诉君知。飞花逝水初无意,可奈衷情不自持。”

这是朱生豪赠给宋清如的第一首爱情诗(共三首)。写得词意真切,委婉动人。专门研究汉语韵律的吴洁敏吟诵起来也是婉转动人,“这也可以看出朱生豪的国文造诣和词人本色。这也是他的莎译能胜出一筹并广为读者喜爱的原因。”

 

朱生豪与《时尚先生》 

写书的过程中,朱宏达夫妇还发现了很多朱生豪的趣事。

首先是发现朱生豪原来是一个没有文凭的天才。朱宏达说,虽然朱生豪自小读书非常之好,但根据规定,秀州中学和之江大学都需要体育及格才能发放毕业证,这对于文弱的朱生豪来说,真是个比“踢足球”还难的事情。

“朱生豪对于自己的体育和写情书水平曾经有个对比:如果有人问我善于踢足球,还是善于写情书,那么我会说还是善于踢足球。”朱宏达不禁莞尔,“这是他的一个自我调侃,了解他体育水平的人听了都会发笑的。”

“因为秀州中学毕业时,朱生豪因为体育不及格而没有文凭。后来为了保送之江,学校才破例给了他一张文凭。”朱宏达说,“之江大学毕业,还是体育不及格,校方只能让这个体弱的才子,从之江大学的山上到山下的小饭馆,来回跑三趟,这算作体育及格,得以毕业。”那时的教育还是考虑到“瑕不掩瑜”的。

另外,上世纪三十年代,朱生豪就看《时尚先生》了。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之江大学1932年中国文学会合影(右第一人为朱生豪)。1931年11月,国文系与教育系的诗友,发起成立之江诗社。从此,秦望日出、午园雅集、西溪赏芦、超山探梅……在夏承焘、钟钟山、邵潭秋等名家的指导下,师生酬唱应对、切磋诗艺。朱生豪结交了不少志趣相投又富有才学的诗友,以及后来和他患难与共、谱写爱情悲歌的宋清如等。  

 

“当然,那个时候不叫《时尚先生》,也没有中文版本,就是英文的Esquire,他还曾经翻译过上面的文章。”朱宏达说,我那篇文章叫《钟先生的报纸》,原文于1937年8月号的Esquire。“文中还有影射阮玲玉之死的内容,是传媒害死了明星啊。”

  书中还有朱生豪对自己个性的描述。虽然他落落寡合,他却说自己“并不缺少SENSE OF HUMOUR(幽默感)……但缺少READY WIT(敏捷的机智)”。

【原创摄影】嘉兴朱生豪故居 - 上海散步客 - 行者散步,摄影与回忆

 宋清如摄于苏州女子中学。宋清如和朱生豪在之江诗社相逢相知。对诗歌的共同爱好,使他们的感情不断升华。正如朱生豪在毕业前夕写给宋清如的《鹧鸪天》词中所述:“不须耳鬓常厮伴,一笑低头意已倾。”他们在战乱中经历了10年恋情,在最艰难困苦的日子里结为终身伴侣,携手走进莎士比亚的世界。

  

朱生豪和宋清如的爱情观也是很“现代”的,朱生豪认为“爱情是一种负担,家庭是一种累赘。”而宋清如更激进,颇有激进女性主义者之风:“结婚是恋爱的坟墓,家庭是妇女的囚笼,结婚就意味着丧失一切。”这也是他们迟迟不肯结婚的原因之一吧。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